当前位置: 首页>>警钟长鸣>>正文

2020年廉政警示录(二)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9日 17:08点击次数: 来源:

       

【以案示警】手中权力沦为“捞钱工具”

—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原副主任马立恒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太不值了,我现在什么都没了……”面对着即将踏入的看守所铁门,戴着手铐的马立恒回头说了这句发自肺腑的话。

2020529日,株洲高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天元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马立恒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经查,马立恒在任职期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且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跑官要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利用职权将应当由本人支付的费用交由下属单位报销,并涉嫌受贿犯罪。

“在马立恒心里,信仰不是为民服务,而是升官。”株洲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马立恒从仕途不顺到跑官要官,再到贪污受贿,在株洲高新区重要岗位“不挪窝”的这十余年里,“官迷”的他从全国先进一步步堕落为阶下之囚,其堕落轨迹对许多党员领导干部都不失为深刻警醒。

信念“缺钙”,仕途不顺信奉“鬼神”

年轻时候的马立恒干起工作很有激情,在基层公安工作时,马立恒因多次破获重要案件而立功受奖,调入市政府后,他凭着勤奋努力,很快被提拔为副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在他39岁时任职市自来水公司主要负责人,成为当时株洲市为数不多的年轻正处实职领导干部,并通过六大改革为企业重获发展生机,成为全国先进水公司的代表。

“然而,2006年以来,仕途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一帆风顺,一直停滞在原地踏步,我的思想态度也随之发生变化,变得随波逐流了。”忏悔录中,马立恒用两行不工整的字迹,写下了他为何迈出堕落的第一步。

确实,坐惯了升迁“快车”的马立恒在面临官职止步不前时,没有正确认识自身的文化水平不高、政策理解不深、理论储备不足的短板缺陷,反而怨天尤人。尤其是几次换届调整落选后,马立恒认为自己没升上去是“关系不够硬”,从此不再把心思花在工作上,而是专门经营搭建各种关系,试图通过“跑官”来实现职务上的“弯道超车”。

2009年,马立恒经人介绍认识了被“包装”成军队高干、自称“在省里乃至北京都有关系”的舒某。为了讨好舒某,让其能为自己升迁“打招呼”,马立恒不惜花重金下血本。

“我要他准备一点活动经费用来协调关系,而他问都不问就马上送来了30万。”在看守所里,戴着手铐的舒某坦言,马立恒想通过他来“跑官”的心理非常迫切,这才让他有了可乘之机。

但马立恒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落入了舒某等人精心伪装编造的升迁“跑官”骗局当中。

“我不是什么军队高干,也没有什么省里及北京的关系,他给我用来“跑官”的钱都被我们分掉、花掉了。”舒某说。

就是这样一个虚假身份,让官迷心窍的马立恒多年来都深信不疑,3年间,舒某以各种借口向马立恒要了80多万元。而马立恒在2011年、2016年两次换届选举都落选后仍寄希望于这个“军队高干”。

不仅如此,仕途不顺的马立恒在换届落选后仍不从自身查找原因,而是从认为自己“关系不硬”转为认为自己是“运气不好、风水不佳”,于是开始信奉“鬼神”。

“马立恒为了能升官,在全国各地到处求神问卦、烧香拜佛。”株洲市纪委监委专案组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没了信念信仰的马立恒经常去仙岭道观请佛家道长“指点迷津”,甚至请风水人士到家里、办公室里调理摆弄风水,以实现他转运升官的想法。

然而,这些“鬼神”没能让马立恒转运,反而加速了他的堕落。

贪婪暴露,帮侄子揽工程弥补“跑官”亏空

理想信念一但缺钙,纪律的底线便很快失守了。

“马立恒的违规违纪行为里,违规收受红包礼金表现得特别突出。”办理该案的专案组干部告诉记者,马立恒收受红包的理由可谓“种类繁多”,逢年过节、母亲去世、儿子求学,就连购车、买房、装修都成了理由,仅“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红包礼金”这一项就达17万余元。

“马立恒是株洲高新区的领导,我送钱是为了搞好关系,希望他多关照我们公司,多争取些政府补助,同时希望他在工作中不要为难我们公司。”对于为什么要给马立恒送红包,天元区某科技公司负责人说。而这也是大多数送钱者的真实想法。

但随着近些年纪律越抓越严,“送礼人”也会受到处分,于是送红包的少了,马立恒只好“另辟蹊径”寻找财路。

“十八大以后我少了很多红包礼金,我之前‘跑官’也花掉了许多钱,当时我小孩正在国外读书,经济压力比较大,考虑这些,我答应我侄子马胜军,帮他介绍承揽工程项目,他挣了钱就分给我一部分。”马立恒说。

为了借侄子马胜军的手“挣钱”弥补自己“跑官”的亏空,马立恒利用打招呼、站台等形式在自己分管辖区内不遗余力的为马胜军承揽各类工程业务。

“如果不是因为马立恒介绍来的,我不会把工程项目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做。”天元区某房地产项目负责人说。

短短四五年时间,马胜军通过马立恒的站台,从依靠街边摆摊谋生,摇身一变成了开奥迪Q7豪车、住500万别墅豪宅的“富豪”。作为回报,马胜军先后给了马立恒160万元,而这叔侄俩万万没想到,他们这种形式的“合作”敛财是地地道道的行贿受贿行为。

除了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的红包礼金、帮侄子“站台”敛财,但凡只要是株洲高新区工业园区内的企业,都可以成为马立恒这位“分管领导”“揩油”的对象。

“去年,马立恒装修自己家的别墅,从院子路面硬化用的混凝土,到厕所里安装的马桶,都是他从园区内的企业里索要来的。”专案组审查调查人员坦言,他办理贪腐的案件无数,像马立恒这样不论什么东西,都想从管理服务对象那里索要的情况实属罕见,就连不怎么值钱的PVC排水管道,他都打电话给园区某管业公司总经理,要他送上门来。

如此贪婪的马立恒,注定了要出大问题。

以权谋私,把政府资金当成私人“钱袋子”

热衷跑官的马立恒怎么也没想到,真正把他送进铁窗高墙之中的恰恰是他贪恋的权力。

“在行使权力的过程中,我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导致自己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忏悔录中,马立恒这样写道。

正如马立恒所说,权力在他手中已彻底沦为了牟利的工具,他完全不再顾及规章制度,更不把党纪国法放在眼里。

2008年下半年,湖南省第三批信息产业发展专项补助资金申报工作开始启动,株洲市高新区产业园内还在建设厂房的创科硅业公司得知消息后,公司老总吴某找到当时分管园区产业的马立恒,想请他在资金申报上为公司提供帮助。

“吴某承诺把下拨资金的10%给马立恒,马立恒便卖力的为其‘跑腿’。”审查调查人员介绍,马立恒为了帮创科硅业公司申报成功,安排专人指导材料申报,并亲自带队到上级审批部门极力游说、推荐,让创科硅业公司顺利拿到了300万补助资金。事后,马立恒分到了30万。

“尝到甜头的马立恒,不惜借用创科硅业公司的空壳套取政府资金,以牟取巨额非法利益。”株洲市纪委监委专案组负责人介绍,20099月,马立恒得知政府对新型工业化重点项目有扶持资金可以申请,他认为这是捞钱的好机会,于是在明知创科硅业公司建设项目已全面停工,只是一个“空壳”,已不具备申报资格的情况下,为了一己私利,仍卖力帮该公司违规申报,并在项目验收时做了手脚,使其顺利拿到了400万补助,马立恒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40万“回扣”。

不仅如此,马立恒在利用职权套取政府资金上可谓见缝插针,俨然把政府的各项资金当成了私人的“钱袋子”。

20179月,株洲高新区产业园某电子公司宁某向分管园区产业的马立恒咨询政府是否有对企业的资金支持,该如何申报。马立恒见到有机会套取政府的“科技三项经费”,便告知宁某申报扶持资金所需的材料后,要宁某在公司申报资金的基础上再加5万元,为了申报成功,宁某便答应了。

很快,马立恒组织召开了相关会议,这笔钱顺利批给了某电子公司。而钱刚到账,马立恒的电话就追了了过去,向宁某索要了这多申报的5万元“科技三项经费”。

用这样的手段套取政府资金,马立恒已是“炉火纯青”,而套取出来的钱都被马立恒用于了“跑官”及个人消费当中。

就这样,“官瘾重”的马立恒一步一步走向了犯罪的深渊,“官运不畅”的这十余年间,他涉嫌利用手中职权涉嫌受贿索贿财物共计人民币382万余元。

“从政为官毋贪念,后悔终身无良方,安身立命走正道,遵纪守法最康庄。”去年除夕夜,失去人身自由的马立恒失声痛哭,在痛彻痛悟之后写了这首“忏悔诗”。

然而悔时晚已,等待马立恒的终将是法律的严惩。




版权所有:湖南工程学院纪委办监察处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福星东路88号 湖南工程学院主校区电气楼101室 邮编:411104
电话:0731-58688507 58688908 传真:0731-58688908